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課程合作

 

 

(一)課群問題意識:從翻轉媒體啟動「自主學習」

 

本通識課群名稱為「翻轉媒體˙實踐全球在地化」(flipping media, acting glocalization),由國立臺中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四位教師組成,其總體核心精神希冀從「媒體素養」出發,藉由翻轉媒體之概念,依序翻轉學生學習模式、翻轉通識課進行方式、最後達到翻轉公民教育之目標(翻轉理念示意請參見圖一)。更明確的說,本計畫擬透過課群的統整與合作,在各自縱向的課程與單元主軸目標上,加以橫向的課程聯繫和師生緊密互動——來強調學生學習的自主性。我們所謂的翻轉是一種廣義的行動改變,意指透過本校四門招牌通識課的組成,翻新課群運作模式滾動現代公民素養教育,並且有效推進學生公民核心能力的「公共性」學習,從而可以在十八週的教學歷程中,讓學習者達到修一門課獲得四門課價值的加乘效果,以此重新定錨並建構全球化脈絡下的資訊公民,培育具備更為厚實文化涵蘊、體現在地精神的未來公民

 

 

 

 

圖一  翻轉學習理念示意圖

 

 

在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機以及平板或筆記型電腦盛行的年代,當前的大學生幾乎離不開網路。以下這個現象似乎已成為常見的教學畫面:大學講台上,老師口沫橫飛地講課寫板書,學生用力刷著智慧型手機或app;比較好的情況是,老師站在數位講桌旁,熱情操作著結合燈光效果的PPT,學生認真凝聽並努力刷著智慧型手機或單耳聽著i-pad;又或者是,老師手持麥克風精彩地使用多媒體教學,師生間也是有問有答,課堂對話絡繹不絕,但被忽略的教室一隅,少數學生仍忙碌單手刷著智慧型手機或單耳掛著藍芽。誠然,現在的大學生幾乎可稱作「多工型學生」,在課堂上,學生可以同時聽課、參與討論、提問或與老師對話,甚至戶外教學認真參訪及深度座談互動,報告或作業也作得有模有樣,但是在課堂上或日常生活上,他/她們手上仍舊離不開智慧型手機、平板、筆電或i-pad(至於使用這些器具是記筆記、查資訊、上臉書或聊line、網購還是玩著憤怒鳥遊戲就不得而知了),無論是哪種媒介,資訊科技已悄悄改變學習模式,深深影響著現在的大學生活。

 

當然,對通識課來說,上述的學習景象似乎比起教室睡成一遍已經好太多了,但是,我們應該就此滿足嗎?在通識教育中,我們是不是可以再做些什麼?我們有無可能集結通識教師之力量,共同打造優質學習環境與氛圍?甚至,對於科技大學的學生來說,我們是不是有辦法再精進教學方法與策略,讓學生除了抬頭仰望老師與PPT講義熱情參與討論並問問題外,也可以反向回來意識到通識教育對於專業學習(無論他/她是財務金融系、多媒體設計系、還是應用英語系或護理系)的重要性與意義,使學生可以走出教室、環顧校園、立足社區、並深入社會環境中,落實教與學互為主體性之大學教育精神,讓通識課內涵真正反應在地性,學生可以自主發現自己地方或家鄉問題並解決問題,最終進行有意義的具體行動來影響或改變社會

 

基於這樣的教育體認,本課群計畫的組成規劃,係根據本校全人教育理念,以學校技職教育特色:「創新服務」作為精進與提升通識課程品質之指導原則。作為中部歷史悠久並具有優良學風的國立科大——我們認為持續傳達通識教育的正向價值發展典範通識課群、強化技職專業教育的博雅視野、以及創新服務的跨領域能力,是一件刻不容緩的教學任務。據此,本課群以通識教育中心主任為總計畫主持人,聚集三位具有實務經驗並在教學現場擁有良好口碑的年輕教師,透過四門精彩通識課程的整合與互補,來進行公民素養內涵之陶塑,以期從「點的刺激」發展成「線的全面影響」,更系統性地將自由博雅的通識意義,讓更多學生能夠理解、體會與實踐。

 

(二)課群規劃宗旨與社會在地觀察

 

 

1.全球化現象的地方化反思  

 

    如果我們把目光從教室與課堂上移到社會生活脈絡,前述對於學生描述以及改變學習方式或習慣之目的就顯得迫切而關鍵。無疑的,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是一個全球化的時代,無論是個體或社群,「全球思考,在地行動」實際上早已成為具體的行動準則,特別是透過網路與媒體傳播的滲透。然而,全球化是一個有爭議的複雜概念,一般說來,全球化包括政治全球化、經濟全球化、以及文化全球化,其中,文化全球化比起前兩者對我們的生活影響更為深遠,也就是說,大眾或小眾文化圖像與加工產品的全球性擴散,幾乎無聲無息地改變我們的認知、行為與品味,例如:我們可以看到學生漏夜排隊搶購i-phone5也有人手持HTC或小米機;學生會到星巴克喝拿鐵也可會在7-11點杯美式咖啡;我們可以請學生上網了解埃及暴動博物館「圖坦卡門法老」雕像如何被偷,也可以讓他們課後透過網路上一堂哈佛大學桑德爾教授的「正義課」;當然,現代傳播及運輸設備的快捷,我們幾乎可以想像春假飛往吳哥窟來趟歷史懷舊之旅或是趨車到臺中新社享受民宿花海的清靜,是同樣的便利。尤有甚者,現在的學生可以輕易說出線上遊戲中三國人物的性格與戰力,也會對《甄環傳》或《步步驚心》電視劇中的史實如數家珍。不可諱言的,當代文化全球化對生活世界的穿透,最明顯就是透過各種文化產品與通訊生產的傳布與接受——全球化藉由在地化與草根性特徵引起一種文化創意的激盪——所以,我們可以在倫敦街頭喝到臺灣特有味道的珍珠奶茶,也可以在新宿商店買到繁體字的《一九八五》電影DVD,甚至可以在德州的鄉間聽到臺中出品的薩克斯風演奏

 

是以,真實生活中全球化與地方化之間的相互辯證,持續攪動著我們的國家邊界、社會組織型態、公民認同、以及文化創意的無現可能性——也翻轉我們對於整個世界文明的想像。因此,精確的說,全球化事實上應該描述成「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它是全球化(globalization)與在地化/地方化(localization)的一種特殊結合。換言之,既不是全球化也不是地方化,而是全球在地化真正在影響著我們的生命經驗,現實生活中的全球化是用一種「在/再地方化」方式貫徹著文化創意的遷移與流動。若是這樣理解,我們不會進麥當勞點魯肉飯,我們也不會想看播放法語或韓語發音的《賽德克巴萊》,同理,我們會感受到在后里騎腳踏車的悠閒與在巴黎騎腳踏車的浪漫是截然不同的。若是,當我們翻轉全球化的認知,地方化與在地化的特徵與屬性便自然而然被突顯出來「全球在地化」使得「全球思考,在地行動」變得更為可能,而不只是口號,特別是透過媒體傳播這樣的工具與媒介。綜上,這意味著當下與未來的大學生,不僅必須具備媒體素養與文化感culture sense,即具備多元文化意識),更應該進一步認知到自己與地方、自己與社會、以及自己與國際社會之多重關係與連結,而能有從地方到世界的行動能力。

 

2.組織本課群重要性:從媒體實踐全球在地化

 

    「臺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這是多數背包客旅行臺灣的共同經驗與感想。臺灣做為一個美麗的福爾摩沙,擁有豐富的歷史文化底蘊與蓬勃發展的公民社會,不僅是亞洲公認的言論自由與媒體發達的民主社會,也是世界上深具多元創意人才聚集的國度。職是,本課群所面對的真實社會情況是全球化的流動特徵,一種異質文化與同質文化的相互激盪與辯證的後全球化文化,對於九十年代之後出生的學子,藉由網路與媒體可以輕鬆地接受來自世界各地的訊息,但在這樣快速傳播的時空裡,他/她們卻似乎逐漸喪失在地文化的感知力,忘卻歷史鑒往知來的原始功用。這或許是這世代年輕人共通的窘境。

 

如果把焦點放置在具體的學生身上,我們觀察到,本校學生大多來自中部地區,有很強的商管應用技能傾向,同時畢業後在本地就業者居多,但多年來,學生專注於專業實務的學習,積極考取證照厚實就業競爭力,卻對在地產業文化相當陌生,甚少注意到歷史的功用或哲學思辯(本校沒有文史哲等人文學系,語文學院包括應用中文應用日文與應用英文等系),也不太接觸中臺灣公共事務以及相關公共文化議題(本校也沒有社會科學院),四位授課教師深切的體認到,引導學生感知地方與文化,去瞭解臺中地區傳統與創新產業,鍛造屬於中科專業人的文化性格,是本校通識教育的未來願景。

 

故而,為了縮短技職學生學習現況與理想間的落差,本課群引入文創產業來實踐全球在地化。歸納而言,本計畫面對的主要核心問題有二:

 

(1)   翻轉媒體,如何創造公共性行動?既然學生離不開手機與網路,何不正向面對學子的使用習慣。我們是不是可以引導學生使用網路參與地方公共事務?建立學生善用媒體與基本的新聞判斷與分析能力?甚至,進一步帶入公民記者、人人都是文化出版者之觀念?

 

(2)   文創啟蒙,如何實踐全球在地化技職學生相當務實,我們是不是有可能讓學生體認歷史與文創的價值?通識課可以培養擁有文化創意能力的學生嗎?無論學生未來就業或自行創業,皆能有在地精神與文創意識嗎?

 

在「翻轉媒體˙實踐全球在地化」的計畫框架下,我們需要重新思考建構臺灣公民社會的精義。在現今生活中,媒體作為大學生的主要訊息傳遞與知識接收的來源,我們必須正視媒體所承載的各種訊息與角色。因為在臺灣,每天有各種新聞,媒體傳播力量無遠弗屆,從大眾媒體或學生最熟悉的智慧型手機app或line做為反思起點,文化創意不再抽象,我們看到地方上有著更種精緻的小型文創產業,甚至隨時可wi-fi的網路世代,歷史書寫與出版也可以透過媒體轉化成一種文化產業,甚至憑藉著媒體,人類的美學經驗進入3D視覺世界,總之,因著網路興起,我們的倫理規範、思考模式、日常行為與產業結構都起了重大變化。根據這樣的社會現象與觀察,在我們來看,技職通識課程不能只是單一的灌輸知識,停留在講課,而必須鑲嵌在「做中學」的學習體驗,特別是對公共文化議題的分析與觀察,透過參與、實踐與行動,培養問題解決能力與行動能力――換句話說,在知識理論的承載下,科技大學的通識教育必須是導向社會參與式學習。